中国监控化学品协会
中国监控化学品协会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采撷/真知灼见
“金正男事件”引起的神经性毒剂VX与朝鲜化学武器能力问题
发布时间:2017-2-28 来源:
分享到:

  【唐程--禁化武组织科学咨询委员会副主席】2017年2月24日,马来西亚警方公布了2月13日在吉隆坡国际机场遭暗杀朝鲜男子(疑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兄弟金正男,也称“金正男事件”)的初步毒理学分析报告。警方报告显示,在对死者眼睛和面部擦拭样品的分析中发现了神经性毒剂VX。国际媒体近日关注的主题词聚焦为“神经性毒剂VX”、“朝鲜”和“使用化学武器”。

  一、什么是神经性毒剂VX?

  VX 是一种无色无味且毒性极强的神经性毒剂(学名是S-(2-二异丙基氨乙基)- 甲基硫代膦酸乙酯),是由英国科学家在1952年首先发现的一种新型毒剂。VX是典型的持久性毒剂,杀伤作用持续时间为几小时至几昼夜。VX比其它神经性毒剂(如,沙林毒剂)的毒性要强,其致死剂量仅为10毫克。因此,一小滴VX液滴落到皮肤上,如不及时消毒和救治,就可引起人员中毒死亡。VX中毒人员的初始症状是恶心与目晕等,如不进行及时洗消和救治(如,注射解磷针),中毒人员将发生痉挛、瞳孔缩小,最终导致中枢神经系统紊乱、呼吸停止、直至死亡。

VX 毒剂分子模型(来源:BBC)

  英国科学家在上世纪50年代初不只是发现了VX,而是发现一类新型毒剂,即V类神经性毒剂,包括,VE,VG,VM和VX。美国在对新发现的V类毒剂研究基础上,于1958年正式决定将VX列为化学武器装备并于1961年4月开始大量生产和储存。然而,美国一直到1972年才正式公布其生产装备的VX毒剂的化学结构式。

  冷战时期,美国和俄罗斯(前苏联)均生产并装备了大量的VX毒剂作为化学武器。根据《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美俄拥有的VX正在禁化武组织的监督下实现全部销毁。另,叙利亚在2013年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时,向禁化武组织宣布拥有二元神经性毒剂VX和VM的各类前体约300吨,目前已全部销毁。

  据报道,伊拉克前领导人沙达姆曾于1988年3月下令使用神经性毒剂VX屠杀居住在伊拉克哈拉布家(Halabja)小镇的库尔德人,造成约3500至5000人在几分钟内死亡,同时造成约7000至10000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合成神经性毒剂虽然必须具备一定的科学技术条件,但它对恐怖袭击分子也并不陌生。日本奥姆真理教,除了发动震惊中外的东京地铁沙林恐怖袭击事件外,在1993至1995年间也曾合成过100至200克的VX毒剂。他们采用注射器喷洒的方法用于暗杀那些反对者,据报道,仅有一例成功。

  二、关于朝鲜化学武器能力分析

  朝鲜是目前《禁止化学武器》仅有的四个非缔约国(朝属于既未签约也未批约)之一。禁化武组织一直关注北朝鲜的批约问题,该组织总干事尤祖母居2016年9月在出席“首尔安全对话”时表示,北朝鲜“被怀疑存有大量化学武器和生产设施”,同时表示“国际社会应尽一切努力解决北朝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并敦促北朝鲜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尤祖母居总干事在韩国访问期间还访问了南、北朝鲜分界线,随后表示“透过三八线,不难发现可能发生误判的迹象十分明显。一旦发生误判,我们没有人能承受得起这个后果---这个代价简直不可想象。北朝鲜近期的所作所为是明目张胆的挑衅,而且只会加剧紧张局势。北朝鲜必须遵守国际规则,包括《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作为促进朝鲜半岛和平与安全的重要一步。”

  关于北朝鲜的化学武器能力对于外界来说始终是一个迷。2013年2月,日本《外交学者》网站称,“朝鲜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化学武器库”。前驻韩美军司令莱昂.拉波特曾指出,朝鲜的军事学说“视化学武器为可便宜使用的战略武器”。根据韩国国防研究院发表的一份《东北亚军事力量》分析,作为对冷战期间美国坚持在韩国部署核武器的反制,朝鲜从立国之初就意识到必须掌握相应的“对等威慑能力”,其中化学武器成为主要努力方向之一。韩国国家情报院认为,朝鲜化学武器的研究与前苏联密不可分。朝鲜战争期间,受到美国在战场上投掷化学炮弹和细菌炸弹的刺激,朝鲜民族保卫省(今人民武装力量部)设立了防化武器部队,但当时仅有有限的生化防护器材。到上世纪60年代后期,前苏联直接帮助朝鲜发展化学工业和开展先进的防化训练,此时已具备在实验室生产进攻性化学战剂的能力。据报道,目前,朝鲜可自主生产神经性、窒息性、血液性和催泪性等毒气弹。位于慈江道的江界化工厂可制造神经性毒气和催泪弹等,两江站道的惠山化工厂和平安北道的朔州化工厂可制造各种化学武器的前体。美国的蒙特雷研究所认为,朝鲜“二.八尼龙联合企业”也可能具备生产窒息性和神经性毒气弹的潜力。驻韩美军曾在颁发的“特殊战手册”中猜测,朝军很可能在首轮攻势中施放挥发性较高的化学武器,在第二轮攻势中,为扰乱美韩后方,朝军将动用持久度较高的化学武器以造成困难。该手册还预想,朝军主攻路线为板门店、铁原及江陵-三陟等三个地区,并称这里可能成为双方化学战较量的主战场。

  2013年9月,美国时任国防部长哈格尔在出席美国参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会议时表示,“朝鲜拥有庞大的化学武器库,将给韩国及2.8万名驻韩美军带来严重威胁。”据美韩情报机关推测,朝军可能储存有2500-5000吨化学战剂,以每发化学炮弹用量4公斤来计算,至少可供制造62.5万发化学炮弹。韩国国防研究院分析,朝军化学弹药可通过迫击炮、身管火炮、火箭炮、战术火箭、弹道导弹以及飞机进行投射化学武器。

  三、关于马来西亚警方的初步结论目前依然问题多于答案

  神经性毒剂VX是《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严格监控的附表1清单化学品,禁化武组织当日就马来西亚警方结论作了迅速回应,禁化武组织发言人表示:“根据媒体报道,马来西亚当局似乎已经确认2月13日机场谋杀事件中使用了神经性毒剂VX。任何使用化学武器事件均令人感到担忧。若需要,禁化武组织愿向任何《禁止化学武器》缔约国提供专家与技术支持。”这表明禁化武组织目前将不会主动介入该案,这也侧面回应了媒体关于“朝鲜使用化学武器”的报道及禁化武组织的立场。事实上,指称使用化学武器事件是发生在缔约国之间的事件,朝鲜并非《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缔约国,因此,即使任何缔约国要求对朝鲜指称使用化学武器进行调查也不可能通过禁化武组织直接进行,而必须通过联合国安理会。

  由于 2月13日发生在吉隆坡国际机场毒袭被害对象身份的特殊性(虽疑是金正男,但由于目前还无法进行近亲DNA鉴定,因此,官方仍未确认),以及在公共设施使用化学毒剂的敏感性,案发以来,一直受到各国媒体的高度关注。关于袭击使用毒剂推测也从起初的河豚毒素、氰化物到目前初步确定的神经性毒剂VX。马来西亚警方虽然已公布VX毒剂为毒袭的元凶,但是,在事实真相彻底查清前,围绕使用VX进行袭击仍有许多疑问尚待澄清。

  对于“指称使用化学武器”事件调查,涉及样品分析,禁化武组织要求必须由符合条件的“禁化武组织指定实验室”进行,而且必须由至少两个实验室同时进行分析。马来西亚分析实验室并非禁化武组织指定实验室,我们暂且不因此怀疑其分析结果的准确性。但是,根据目前报道这一事件的有关情况来看,确实还存在许多不合理的现象。比如,其一,整个事件除受害者一人外,为何没有其它涉及人员与医护人员中毒?VX属于持久性毒剂,案发后,现场显然没有进行任何洗消行动(直至结果公布后第二天),在如此人员密集来往的国际机场其它所有人员无一中毒,自然给人留下很多疑问。其二,曾有报道称袭击女子曾有呕吐现象,是否因为中毒所致?如果系中毒引起,鉴于VX 的剧毒性(只需一小滴,10毫克即可造成死亡),她又是如何能够做到迅速解毒并脱离危险?是否事先服用了解毒药物?其三,毒物是在手套上?衣物上?还是胶囊中?难道现场没有发现任何与毒剂相关的物证?最后,如果最终确认使用了神经性毒剂VX,那么这些VX是在何处合成(或如何走私入境)?归谁所有?这恐怕是作为《禁止化学武器》缔约国的马来西亚当局和包括禁化武组织在内的国际社会最亟需明确的答案。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36号德胜凯旋公寓B座1115室 邮编100120 联系电话:010-82032955 010-82032550 邮箱:mishuchu@zjhx.org   邮箱登录